• 广州记忆丨无龙舟不端午!没有强劲臂弯的龙船发烧友不是好的传承人 2019-08-15
  • 冰箱搬运时要注意的5个事项 2019-08-15
  • 孔垂楠曝光时尚大片 多款造型型格满分 2019-08-15
  • 个人信息保护的政府监管模式探析 2019-08-14
  • 盗车团伙作案10余次 孝南警方将其一网打尽 2019-08-13
  • 引汉济渭攻坚克难打造世纪工程 2019-08-10
  • 光明日报副总编辑李春林 2019-08-10
  • 辽宁省民族宗教工作座谈会在沈阳召开 2019-08-04
  • 国际资本涌动长租公寓市场 看重长期稳定性 ——凤凰网房产深圳 2019-07-27
  • 窃贼落网瞒余罪 出狱当天又被抓 2019-07-27
  • 嗯,你又赢了······哈哈哈哈······ 2019-07-23
  • 2018广东考生报考华南理工大学专业无忧 2019-07-23
  • 库克最新采访:没兴趣竞选总统 将再花300亿造新园区 2019-07-21
  • 深圳罗湖人才市场门口垮塌已致1死多伤 有人被困[组图] 2019-07-20
  • “悬”在山腰上的火车站:春运我们24小时待命 2019-07-20
  • 当前位置:彩票应用 > 都市言情 > 我的妹妹不可能这么触手

    体彩在线客户端下载: 第四十四章 曾经的感动

        “···不过···你说你是小胖子···证据什么的···”妹妹突然含糊不清地说道,“···这种事情···果然···太不真实了···”

        诶?证据?

        蒋玉成有懈迷糊了——这丫头是怎么回事?她自己不是都已经查出来了自己就是小胖子了吗?怎么还要什么证据呢?

        “那个,用你的电脑的话,我可以登陆一下后台···”

        “···不是那个···”

        出乎蒋玉成的意料,妹妹居然拒绝了自己的提议——明明这就是最直接的证据啊?还有什么东西,比这个更能证明自己的身份吗?

        等等!妹妹刚才说,太不真实了?蒋玉成突然想到了这个——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么珊珊她想要的,其实是···

        “证据?我是小胖子本人的证据的话,可是要多少有多少的哦···”在脑海中想法的指引下,蒋玉成几乎是脱口而出——没错,能够证明自己就是小胖子的证据,没有什么比自己跟右手王,在这一年来的时间里所累积下来的羁绊更加有力的了。

        比如说??

        “比如我最开始看到,右手王大神为我的女主角画插画的时候···”蒋玉成说道——这些事情虽然发生在一年前他刚刚开始挖坑的时候,但是他从来都没有忘记过这些事情——就好像是它们都发生在昨天一样,“···还有我所构思的女主角,第一次有了画的人设的时候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那个时候我真的是……太开心了。这事现在想起来还像是昨天才发生的事情一般。当时的我感激不已,还写了好长好长的感谢信呢?!苯癯伤档?“原本为了体现自己对右手王大神的感谢之情,我还打算用稿纸来手写呢——可惜我那时候不知道右手王就是你,就算是写了也不可能寄出去的,所以最后只好用文本来写——我记得当时我好想写了至少3k的文字量,都快赶上现在的一章更新了···”

        “!……那个……对我来说也是···”对于这段记忆,珊珊似乎也产生了很强烈的共鸣——这,正是他和自己的妹妹,小胖子和右手王,在这一年来的时间里,所积累的羁绊的象征,“···信里还说什么·····要是胸部再画大一点就好了什么的···”

        “额,真是不好意思···”

        只有这一点,蒋玉成敢拍着胸脯打包票——这是周思琪和余宝晨都没有,也不可能有的宝贵的东西:那就是自己和珊珊,也就是和右手王一起创造的共同回忆。

        “真的···就是小胖子啊···”

        珊珊把自己的右手移到自己的左胸部,然后轻轻抓了上去···估计是个无意识的动作吧!不过随着她这个动作,睡衣的扣子也被带开了几个,雪白的胸口也随之露了出来···

        蒋玉成心虚地把视线从妹妹的胸口移开——虽然自家妹妹是个刚满十六岁的小萝莉,一马平川的胸部也不可能“有沟必火”,但是美少女的身体,对于任何性取向正常的男生来说都有着极其可怕的杀伤力。虽然耳濡目染了不少哲♂学物,狗眼毁了不少,但是蒋玉成的性别取向当然没有任何的改变,这个时候会把持不住,也是自然的事情····可恶!真是失格??!——蒋玉成这般斥责自己:作为哥哥,即使是面对妹妹的什么的,自己也应该心平气和才对!

        一时沉默之后,蒋玉成试着尽量以自然的口气开口道:

        “那个···我其实有个问题一直想要问一下···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问题···”

        “我想问的是···”蒋玉成问道,“为什么你会做这样的事呢?”

        “?”珊珊皱了皱眉,似乎并不理解蒋玉成的意思,“你是指为什么我会画画么?这也···不是什么很稀奇的事情吧。我认识的好几个朋友也都是初中生,她们画画的技术可比我···”

        “不不不,我不是在说这个···”蒋玉成摇了摇头。

        学生身份的大触什么的,现在早就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了。要知道,自己这样的扑街姑且不论,就算是小琪这样颇有名气的作家,也是从高中时代就开始了自己的写手生涯了——直到现在她也依然有着大一本科生这样一重身份,而某神将更是从小学三年级就···嘛,那个应该不算吧。

        蒋玉成的问题,显然不是这个——随着时间的推移,有段时间他曾经把“右手王的插画”,当成了自己理所应当拥有的财产??墒窍衷?随着奈奈的挑战,他重新清醒地意识到,就算右手王是珊珊,自己也没有资格一直霸占她——更进一步地讲,自己身为哥哥却要耽误妹妹未来的发展,这才是最不可饶恕的···

        “我真正想问的是啊,”这一次,蒋玉成鼓起了勇气,“为什么你···要给我这样的作者画插画呢?”

        “诶?是说这个吗?”出乎蒋玉成的意料,珊珊似乎是从来都没有意识到,蒋玉成是个扑街这件事情···

        “我是说啊,像你这么有才能的画师,在网上也有不少名气了吧····按理说肯定应该有不少人来找你画画吧——待遇什么的肯定也不会少的···”蒋玉成只得把话说得更明白一点——虽然说实话肯定是比较让人难以接受的?!罢庋幕?为什么你又要选择我这样的人呢?”

        “不···不行吗?”

        “啊,不是的!要是你自己愿意的话,当然没什么不可以啦···”生怕妹妹起疑心,蒋玉成连忙解释道,“我只是很好奇,为什么这么多作者里,你单单是选择了我···”

        “······”

        珊珊什么都没说,只是无言地,细细地打量着蒋玉成。

        “嗯?怎么了?”被这么一看,蒋玉成顿时觉得心头有些紧张。从此之后,又过了大概十多秒钟,妹妹终于轻轻地开口了:

        “因为很开心···”

        诶?开心?

        “那个,要是能告诉我的话,能不能尽量多跟我说一些呢?”蒋玉成追问道——自己作为哥哥,真的很失格,明明住在一个家里,可是自己对妹妹的了解却非常少···

        “······”

        经过了一段相当长时间的思考之后,珊珊转过身去打开了桌子上放着的电脑——然后接上了耳机和麦克风??雌鹄?她好像还是不太适应面对面地讲太多的话。

        “最初的时候,开始画画的契机,是爸爸教的···”

        “??!”蒋玉成注意到了这个新的关键词“爸爸”——很明显,这里的“爸爸”指的是珊珊的亲生父亲。能够更多地了解珊珊不为人知的一面,蒋玉成觉得有些激动。

        为了更多地了解妹妹的情况,蒋玉成也曾经向父亲发邮件问了一些关于珊珊和韩阿姨的情报,不久之前他刚刚收到了来自父亲的回复:原来,自己的父亲,跟珊珊的亲生父亲,以及韩阿姨,都曾经是中学时代的同学兼好友。

        最初的时候,韩阿姨一家人都在外地工作,不过五年前他们一家因为工作调动,来到了这座城市里。跟自己的父母不一样,韩阿姨一家人的家庭关系非常融洽,夫妻感情也很好——按理说,珊珊原本是不可能成为蒋玉成的妹妹的。

        “小的时候,我还只是出于兴趣,随便画了点东西——画的画都是些自然画或者带画的明信片···”

        “入门的时候就从这么高端的画开始了吗?”蒋玉成追问道——相比之下自己小学美术课上,画的东西顶多只能算是“涂鸦”。原来妹妹从小就表露出了这样的天赋??!珊珊也是,余宝晨也是,像她们这样的天才,都是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展露出自己的才能了吗?

        “···嗯?!泵妹们崆岬懔说阃?“倒也不算是多么了不起啦···”

        “然后呢?”蒋玉成有些迫不及待地追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然后···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···就变成职业的了···”珊珊继续说道,“···爸爸也···表扬我···夸我好厉害···还把这个送给我,当做生日礼物···”

        说着,珊珊指了指桌上的一块数位板——跟上次珊珊用的那个新款的新帝不同,就算是蒋玉成也能看出,这块数位板起码也是几年前的老产品了。

        因为的电磁感应触控屏,跟画画用的数位板一样,都是公司的产品,所以身为it爱好者,蒋玉成有段时间曾经关注过数位板类的产品。珊珊拿的这款板子,似乎是一个性价比非常高的,很适合于初学者的经典型号——其升级版一直到今天都仍然在卖。一般的父亲,就算是真的有心要支持女儿的爱好,恐怕也很难做出这么专业的选择吧!

        “这么说来的话·····难道叔叔他是绘画这个行业的从业人士?”蒋玉成自然而然地推导出了自己的结论。

        “···嗯?!鄙荷旱懔说阃?“···那个时候,我们家在浦海那边住···听妈妈说,爸爸那个时候好像是在浦海那边工作···”

        “浦海?”蒋玉成皱了皱眉头——听到这个地名的时候,他一直有种莫名的熟悉感?;八祷乩?如果是业内人士,在浦海工作的话···

        “那个,能具体一点说说吗?我对叔叔的职业有点好奇···”

        “爸爸他,原来是做动画片的···”珊珊继续说道,“在我很小的时候,曾经在央视六台看到过一个动画片,当时爸爸告诉我那是他做过的动画···”

        “做过动画?”蒋玉成的兴趣越来越浓了,“名字还记得吗?”

        珊珊摇了摇头,“很小的时候看过很多次,可是大了以后电视里面就再也没有放过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这样啊···”蒋玉成觉得稍微有些遗憾,“那,内容还记得吗?我说不定知道一些···”

        “只记得好人的团长是个狮子,男主角好像是只猴子···”

        团长是狮子,男主是猴子···“靠!这不是《特别车队》么?。?!”

        蒋玉成几乎当时就要叫出声来了——这位叔叔他岂止是业内人士啊,分明就是中国动画界一代传奇的缔造者??!怪不得刚才蒋玉成听到浦海这个地名觉得莫名地熟悉呢——原来,叔叔他的原单位,就是中国动画电影的发祥地之一,浦海美术电影制片厂??!

        《特别车队》——对于蒋玉成这一代的军宅来说,应该是个如雷贯耳的名字,也是童年的珍贵回忆之一。蒋玉成儿时看的国产动画片基本上都是半兽人动画,故事也都偏子供向,很少有以【哔——】,军武,悬疑,阴谋之类为卖点的作品——说起来,这也正常,即使是日本动漫,最受欢迎的也是子供向和《海螺小姐》之类老少咸宜的作品,反而是宅男们津津乐道的那些作品才是彻彻底底的小众??墒窃谀敲炊嘧庸┫虬胧奕死锩?偏偏有一个r-15风味极浓的特例,这也就是《特别车队》了。

        动画里面的特别车队是一群内务部下属的武装特工,执行着“送货”——“运送救灾物资”——“888号絮箱”的多重保密任务,里面的角色塑造很丰满,坏蛋也颇有个性,战斗场面特别火爆。现在想想,这部动画给啥也不懂的小毛孩子看,实在是可惜了:里面的很多梗非得是有了一定知识面的军迷才能看得出来。比方说,特别车队的领导单位是“内务部”,狒狒在酒吧点了“莫洛托夫鸡尾酒”····现在想想,没准主创人员里面还有611相关人士——因为男主猴子开的那架飞机,整个就是一歼十嘛!

        到这里,虽然说话说得不太利索,但是珊珊还是结结巴巴地把自己要表达的意思给表达了出来——让珊珊正式走上触手道路,成为“右手王”的,是珊珊的亲生父亲啊···怪不得珊珊她明明是个女孩子,却能把战斗机什么的画得那么精妙,那么富有质感??!有其父必有其女,她的父亲能画出《特别车队》这样的神作,女儿画个个把战斗机什么的,也完全不是事嘛!

        “爸爸走了之后···有一段时间,什么都画不出来···”说到这里,珊珊她似乎变得有些低沉,“···每当拿起画笔···就会想起爸爸···”

        原来如此——是亲人的离去,让珊珊她一时间失去了绘画的兴趣吗···蒋玉成的心情也变得沉重了起来——据他所知,两年前珊珊的父亲出了车祸去世了。自己的父母都在,想见的话都能见到——可是珊珊她,却要跟自己的爸爸阴阳相隔了···

        “那个时候,不光是没有办法作画···”珊珊继续说道,“好像推开房门都做不到了···”

        蒋玉成中断了自己的脑补,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到珊珊的叙述上——他可不想因为自己走神而听漏妹妹说的任何一句话。

        “眼泪已经哭干了,可是心还在哭泣···尤其是这个时候,妈妈又决定要再婚···”说到这里,珊珊似乎又要潸然泪下,“虽然我知道妈妈是为我好···虽然我知道蒋叔叔(也就是蒋玉成的父亲)是很好的人···但是心里···”

        心里具体是什么感觉,珊珊没说——但是蒋玉成觉得,自己应该也能体会这种感觉。毕竟,当初自己也一样是整整一个学年都没有回家——两个家都没回。说起来啊,从珊珊的叙述来看,自己的父母虽然是在高考前几个月才离得婚,但是他们两个做出正式离婚的决定,外加规划自己的后半段人生应该远比这几个月时间更早吧!能做到这么有条不紊地和平分手,蒋玉成也不由得对自己的父母刮目相看了。

        “就在这个时候,我看到了《裂空之龙》···看到蒋方鼎(主角名,蒋玉成一直使用一个主角名)拼搏的样子,我突然觉得,我被感动了···”说到这里,珊珊突然提到了《裂空之龙》——那个被蒋玉成看成是黑历史般存在的出道作,“在他的身上,不知怎的,我看到了爸爸当初做的动画片的影子···”

        诶,是真的吗?!蒋玉成一时觉得有些难以置信——虽然作为同人作,自己确实是灌注了满腔的热血来写这本书的,但是这也掩盖不了这本书惨淡得触目惊心的成绩?;毓防纯吹幕?现在的蒋玉成也知道,这本书注定不可能有好结果——幼稚的文笔,胡闹一样的构思,以及毫无规律的更新···

        不夸张地说,几乎所有暴死的要素,都在这本书上集齐了。对于蒋玉成自己而言,这部作品也不过是写作生涯中的祭奠之物而已···可是,就是这样的烂作,也能给珊珊带来《特别车队》一样的感动吗?

        “看着看着,我突然觉得胸中有种强烈的冲动——”

        珊珊,就像是见到美梦一般,脸上泛起了幸福的红晕,“我觉得心潮澎湃,我觉得我特别想要拿起画笔,把书里的场景描绘出来···”

        “然后,我就想要画得更好,想要画得更多,让更多的人看到···不知不觉地,我就重新沉浸于其中了……”珊珊有些羞涩地继续说道,“然后我就在有妖气上开了连载,还在b站上当了up主,做视频直播自己画画···不过相比之下,果然还是看小胖子的书,给哥哥的作品画画最有趣了···”

        啊,原来是这样啊···蒋玉成觉得,自己百分之百地赞同妹妹的感受——当时,父母的离婚,同样也给自己带来了相当程度的打击。而自己开始阅文,乃至于最终入坑,其实也是出于相同的想法:想要把心中的感情表达出来,跟其他人一起分享···

        :全文字,!认准我们

        推荐小说:
    Back to Top
  • 广州记忆丨无龙舟不端午!没有强劲臂弯的龙船发烧友不是好的传承人 2019-08-15
  • 冰箱搬运时要注意的5个事项 2019-08-15
  • 孔垂楠曝光时尚大片 多款造型型格满分 2019-08-15
  • 个人信息保护的政府监管模式探析 2019-08-14
  • 盗车团伙作案10余次 孝南警方将其一网打尽 2019-08-13
  • 引汉济渭攻坚克难打造世纪工程 2019-08-10
  • 光明日报副总编辑李春林 2019-08-10
  • 辽宁省民族宗教工作座谈会在沈阳召开 2019-08-04
  • 国际资本涌动长租公寓市场 看重长期稳定性 ——凤凰网房产深圳 2019-07-27
  • 窃贼落网瞒余罪 出狱当天又被抓 2019-07-27
  • 嗯,你又赢了······哈哈哈哈······ 2019-07-23
  • 2018广东考生报考华南理工大学专业无忧 2019-07-23
  • 库克最新采访:没兴趣竞选总统 将再花300亿造新园区 2019-07-21
  • 深圳罗湖人才市场门口垮塌已致1死多伤 有人被困[组图] 2019-07-20
  • “悬”在山腰上的火车站:春运我们24小时待命 2019-07-20
  • 大乐透10十2多少钱一注 快速赛车3d2019 重庆快乐十分计划网站 四肖中特中后付款 广东时时彩出奖信息 北京快三开奖预测 黑龙江快乐扑克牌秒杀 蓝姐论坛一1肖中特 北京赛车最高赔率网 3d出组三规律 cba全明星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派彩 群英会基本走势图 2016年中超开幕式 曾道玄机彩图APP